免費全本小說>重生之太平大道>目錄>

第七章 殺!給我殺!!!

第七章 殺!給我殺!!!

小說:重生之太平大道作者:遙想當年子明字數:5537更新時間:2019-11-17 22:12:24
“……天京城外雖有三十萬圣兵,但大多分布于蘇福、浙江、皖南等數十個分散地段,而且多為清妖所困,自救尚且不易,何談求援天京……”
“……我等有天父護佑,自當無事……”
“……近來,雨花臺失陷,我南門之道被斷;江東橋被奪,西門也不得出入;曾妖頭又占了七甕橋,在東門外扎了大營……”
剩下的朝議時間就連燕鑫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過來的,只是知道一個上午整個朝堂連帶著他的腦瓜都是鬧哄哄的,似乎是在爭論天京的局勢,可林元春這小丫頭確是半天也沒見人影,更別說得到匯報和幫助什么的……
也直到接近午膳的時候那丫頭才帶著忠王李秀成飄然而來,至于那派出的五百牌刀手卻是一個沒見著回來,想來一多半是被李秀成那廝強拉民夫一般的拖去守城了。由此可見,這家伙不光是聰明人,還是大大的貪官,就連自己這個天王的兵他都敢貪!虧得自己還這么欣賞他……
“卑職李秀成叩見天王萬歲,就私縱百姓出城的事,特來想陛下請罪!”可那李秀成卻好像看不見自己這張黑臉一般的,進門還是當頭就拜,全是不提那五百牌刀手的事。
“嘿嘿……給我一個能把我說服的理由,不然……”
“云雪中!卑職知道。”那李秀成確是非常聰明,不光堪堪避過了那件私調天王護衛的重責,更是直接接過洪天貴福的話頭,大義凌然說道,“卑職私放百姓出城,是為了讓他們活命!”那語氣之中顯然絲毫沒有受到那“云雪中”的影響,怕是這家伙說完這一句話也是自我感覺非凡,說不定正為著自己剛剛的大氣、正義、果敢而暗自傻笑呢(云雪中:太平天國私用暗語,即是殺頭的意思,太平天國諸如此類的暗語頗多,如廁所稱為化關房,刀劍稱為云中雪等等,下文并不一一列舉,希望大家海涵)。
“活命?什么意思?你不會以為城外的那群清兵會放過屠殺反民從而加官進爵的機會吧!?”李秀成的話,顯然讓洪天貴福并不十分理解,呆在城里要死,出城反而能活?這都什么道理!?
自古以來對于造反的人,當政者從來就沒有隨便放過的,一旦攻下一座城池,屠城也變成了那些攻城官兵搜刮錢財,大撈功勛的舉措,亙古不變。而城外的曾國藩也正是因為放縱下屬妄為而出名的,每過一城必然是十室九空,為此還得了一個“曾剃頭”的雅號。
“請陛下換身衣服,隨卑職出宮一看便知。”可李秀成似乎總有能夠說服自己的理由,全然沒有緊張懼怕之色不說,這次更是大大咧咧地要求自己隨他出宮巡視。偏偏一旁跪著的林元春為此也是流露著以李秀成馬首是瞻的表情。讓洪天貴福渾然覺著,派這丫頭出城調查李秀成的事,真是個天大的錯誤,胳膊肘還是往外拐的……
宮外有什么?其實洪天貴福也不是猜測不到,戰爭年代,木石崩壞,人無完人,大不了就是尸橫遍野,瓦礫四處而已,難不成他李秀成的意思是說,這些老百姓出城能落一個全尸嗎!?
可半個時辰后,眼前所見到的一切絕然是讓他改變了自己原本對戰爭不過是一場指揮者之間的游戲的這種膚淺看法。作為千年古都的南京城,此刻儼然沒有了往日的繁華和熱忱,就連那貫通南北的主道之上都是隨處可見的碎石斷箭,如果當真說是還有點什么,那估計就應該是指那些華表石柱、石階漫道上已然發黑發臭的塊塊斑駁血跡。
此刻的整個天京城都好像處在病態當中,不論是那些背著包裹手持破碗而沿街乞討的普通城民,還是那些衣衫襤褸卻依然執槍巡街的天國圣兵,盡皆都是給人一副面黃肌瘦,手腳無力的感覺。真的能支撐到7月19日那天才會淪陷嗎?如果說之前洪天貴福對戰況的擔憂來自于記憶中的歷史的話,那現在的恐懼卻顯得更為真實。
“忠王千歲!求求你放我們出城吧!活不下去了……”這是一個老人的聲音,在無助中顯得極端沙啞。待到洪天貴福定眼看時,才知道,在不知不自覺中,自己已經隨著李秀成一行人來到了一座冒著滾滾濃煙,不遠處還有幾束火苗肆虐的城門前。不過光是那高達十數米的門洞,倒也能窺探它幾分平日里的雄姿。
“陛下,我們到旱西門了……”這是林元春在私下悄悄的告訴洪天貴福的。只是此刻的洪天貴福并沒有注意到這些,他的腦海中已然被肆虐的火苗、發黑的血跡還有老者無助的眼眸所包圍,他甚至在想:這場戰爭究竟是為什么?真的要為了贏得自己茍活的機會而繼續打下去嗎?
“求求你們就放我們出城吧……”顯然這乞求出城的不光是那位老者,還有他身后同是面黃肌瘦的普通百姓也是在苦苦的哀求著,那一陣陣哀號聲就好比一陣陣炸耳的響雷不斷沖擊這洪天貴福的內心,我該怎么辦?我應該說些什么……說什么好呢?
“你們都快起來吧!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難請跟我說!”可當這些話傳出嗓門的時候,卻是不知怎么辦完全變了音調,聽著那語氣與其說是一個救苦救難的執政者的憐憫還不如說是來自地獄的吼叫,聽著讓人更加揪心……
也就在此時,對面遙遙的傳來一陣兵甲摩擦的響聲,而那整齊的步伐,鮮亮的鎧甲,嶄新的軍袍顯然比起先前見過的那些巡防軍要優良許多……這是誰的部隊?洪天貴福可不相信那些什么天兵天將下凡救苦救難的鬼話,難不成這李秀成當真這么厲害?苦守兩年孤城,居然還留著這么一支精干的預備隊!?可他們這時候冒出來干嘛?今日的城頭并沒有戰事啊?
也就在洪天貴福以及旱西門前的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那隊軍列中突然站出一個身著總制軍服的人,扌喿著一口蠻腔說道:“天國正在危難之際,有人借出城避難,串通清妖,我奉天王陛下之命,對異己之人嚴加盤查!弟兄們!上!看看他們有沒有夾帶好東西出城!”(總制:與上文檢點一樣,為太平天國低級軍官的職稱)
這道命令就連洪天貴福自己都不甚清楚,更何來傳命之說?而對于那群官民而言,那為首的總制所說的好東西,卻并不是什么私通清妖的文件、城內軍防的地圖等等違章物品,而是古董、字畫、金銀、首飾甚至是那為首老人嘴里的金牙都不曾放過。
這群人手腳極快,好似做起這般勾當更是輕車熟路,就在洪天貴福一愣神的功夫,面前準備逃難的老百姓便是被追打的雞飛狗跳。忍無可忍的洪天貴福不由得沖著這幅混亂場面爆聲吼道:“混蛋!住手!你們都是什么人!”
“呦喝!這里還有個闊少爺,兄弟們!這筆油水誰tmd都別跟老子搶!哈哈!我們是什么人?小娃子,今天老子我就好好教教你我們都是什么人!哈哈!”許是洪天貴福這一極不經意的打扮也要比那些衣衫襤褸的老百姓要好上許多,瞬間便勾起了那個總制軍官的興趣。不過,官場打磨幾年,顯然是讓他練就了幾分眼里,定眼掃上一圈,倒也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忠王李秀成,“這不是忠王殿下嗎?也在這里看風景嗎?小卑職給您問安了!”只是,那僵硬的磕頭請安,與其說是下屬的參拜,更好似一個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嘲諷,至少那語氣中可是沒有半點恭敬之意。
“成叔,你認識這人?”對這總制先前態度已然有幾分惱怒的洪天貴福,見兩者好似相識,便是看了李秀成一眼,立馬問道。也不怪洪天貴福沒了從前作為D絲對萬事忍辱負重、低聲下氣的姿態,自打莫名其妙地來到這里,只要是見到的不是低頭順目,就是不敢吭聲,就算那兩個所謂的伯父囂張一些,也是沒有明著太過不給自己面子,而偏偏這會就出現了這么個東西,確是讓人堵心。
“他是勇王府護衛總制。”這會倒是林元春率先開了口,看她語氣似乎也是有幾分怒意的,想來上午這丫頭去勇王府調查囤糧時,定然也是受了這總制的阻攔,甚至是羞辱。
也正是林元春這一聲暗怒的語氣,顯然是把那總制的目光轉移了過去:“咦?這兒人倒是挺齊啊,這不是早上那小娘么嗎?怎么?想通了,愿意做大爺小妾?你放心,只要你從了大爺,我一定面稟勇王,給你老子謀個好差事!哈哈……”聽這動靜,看樣子自己先前的猜測還真是猜著了。
這tmd還了得,林元春這丫頭可是自己內定的養成對象,這家伙什么是個什么東西,敢跟哥們搶女人!?真心活膩歪了!?頃刻間,有種想要AQWERQ直接菊爆了這家伙的洪天貴福猛然意識到目前的自己和這個莽夫之間武力值的懸殊差距,干脆便是把目光轉向了靜立在一邊,一直沒有半點動靜的李秀成,微微瞥上一眼,便是將身子轉向一邊,這意思自然不言而喻:給朕宰了那兔崽子!憑他李秀成的智商想來這點東西也是能想得到的。
“哈哈!就算忠王罩你也沒有用,老子今天認定你是私通清妖的賊人了!兄弟們,給我拿下那小子,送回勇王府!忠王殿下,你是不會妨礙小卑職抓清妖密探吧!”多半是洪天貴福對他的不削眼神頓時惹惱了他,頃刻間驕橫之色更甚不說,更是斜著眼角對李秀成嚷嚷了一句,便立馬招呼那群已然在追逐老百姓的兵士,正欲上前,卻是差點因為李秀成接下來的話驚個踉蹌,他萬萬沒有想到平日里對自己和手下兄弟素來忍氣吞聲的李秀成今天居然敢給自己找不自在?惹惱了老子勇王豈能放過你?
“抓密探啊,嗯!是勇王殿下的職責,卑職管不著……但他……你們動不了!”說著,便是單膝跪地,沖著洪天貴福點頭一拜,高聲答道:“卑職領命!”言畢便是提刀,躍馬三步,堪堪將那還未理解這“卑職領命”到底隱含著什么意思的蠢貨,一刀斬得身首異處。
隨后便是對著那些一時間都是手足無措的作亂兵丁喝道:“還有你們!統統給我滾回勇王府,就說我李秀成說的,他勇王如果膽敢再借搜查奸細的名義,肆意收刮民財,他派一人我殺他一人!滾!”
“謝忠王千歲大恩!”還是那位老者,此刻的他已然是滿臉污血,黃土蓋面,但還是帶頭向著依然騎在馬上的李秀成跪謝,這一舉動自然瞬間便是帶出一大群已然變得更加落魄的老百姓,一時間旱西門前跪倒了一片。
……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重生之太平大道TXT電子書下載
第六章 這個天王不好當(下) 返回書頁 第八章 議兵定方略
买山东群英会赔了21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