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全本小說>問劍亞平寧>目錄>

第六章 因何放縱

第六章 因何放縱

小說:問劍亞平寧作者:黑馬帥字數:4204更新時間:2019-11-17 22:11:44
當里凱和蓋亞從葡萄園回到銀鷹莊園時,已是日落時分。
跟在管家里克多身后踏進莊園的那一刻,里凱感到這熟悉的家里似乎多了一種異樣的氣氛,在往日的平靜中隱約透出一絲躁動和不安的意味。
庭院里也沒有見到父親尼羅悠閑散步的身影。老爹有著一早一晚在院中散步的習慣,他總愛背著雙手緩緩踱步,或是眺望著山丘下的羅馬城在日落前那絢麗的景色。
“老師,今天有什么事發生嗎?”里凱忍不住問里克多。(里克多除了是銀鷹莊園的大管家外,同時還是里凱和蓋亞的劍術老師。)
“少爺,要說什么特別的事,只有費邊大人來拜訪過老爺,這會兒他應該已經離開莊園回羅馬城里了……”
“里克多老師,父親在哪里?”蓋亞也忍不住問起來,他心里擔心的卻是怎樣逃脫等待自己的“軍罰”。
“他就在大廳里,正等著你們一起用晚餐呢。”
“費邊?”里凱喃喃念著這個名字,想起叫這個姓氏的人不多,和“格里烏斯”一樣,這也是羅馬五個最大的貴族氏族中的一支。又問里克多:“他是元老院的人嗎”
里克多遲疑了一下,答道:“他不但是元老院的人,而且還是新任執政官卡盧斯的財政官。”
說話間三人已來到莊園的大廳門前。
廳門兩邊肅立著六名騎士,這也是往日沒有的情形,更顯示出一種如臨大敵的氣氛來。
一陣帶著憤慨的聲音從大廳里傳出來:“想當年羅馬城危在旦夕的時候,他們在哪兒?漢尼拔兄弟騎著大象翻越阿爾卑斯山如入無人之境的時候,他們又在哪兒?國家危難之時,他們心驚膽戰、夾金帶銀準備逃竄;如今國家強盛、諸國俯首,他們卻仍不忘迫害忠臣良將……什么是王道?什么又是公正?”
這正是父親尼羅的聲音,里凱聽得心里猛跳:十多年來從未見過老爹有這么生氣的時候,光從這些話中就能感覺到他動了真火,究竟是什么事讓他如此憤怒呢?一旁的蓋亞更是嚇得臉色慘白——他沒有注意聽老爹在說什么,但老爹正在發火卻是顯而易見的。
兩個少年不由在廳門前停了下來,他們認為在父親大動肝火的時候還是不要貿然進去為好。
里克多只好獨自進了大廳。
只聽廳里又安靜了下來。里克多的聲音響起:“主人,兩位少爺回來了。”
沒有聽到老爹的回應,廳內沉默片刻后卻聽他又向管家問道:“里克多,你來得正好。你跟隨我這么多年,今天準許你開口評論一下,我,尼羅·格里烏斯,有否做過什么愧對羅馬和人民的事情?有無向自己人或者敵人中任何一人收受過一塊重阿斯(古羅馬貨幣)?現在他們想拿我開刀,把我最后一塊立足之地也奪走,當我老得可任人欺侮嗎?”
里克多的聲音響起,虔誠而堅定:“我可用自己的靈魂起誓:主人對羅馬只有功而無過,我們親眼見證您當年和利維尤斯大人在梅托羅河戰役中是怎樣化解了國家的危機……”
又聽得尼羅長嘆一聲:“利維尤斯啊……這是個多么忠誠和剛強的男人,沒有戰死在沙場上,卻孤苦地死在流放的路上,這也是拜他們所賜!”
廳內的對話讓門外的里凱聽得既憤怒又迷惑,他隱隱聽出父親生氣是和元老院有關,卻不明白具體是怎么回事。如同英雄西庇阿兄弟的事跡一樣,老爹當年的輝煌戰績他也常有耳聞,只是很少從老爹自己口中聽到。當他聽到最后一句克里多說起的“利維尤斯”時,忽然想起蓋亞的姓氏也叫“利維尤斯”,不禁向蓋亞看去,卻見他臉色早已難看之極。
見里凱向自己看來,蓋亞透著慌張的目光迎上兄長,嘴唇一動,似乎想說些什么。
這時尼羅的聲音忽然又響起:“里凱、蓋亞,你們進來吧!”
兩人進入大廳,只見廳里已由仆人們點起用來照明的油脂火炬,火焰跳躍著,不時叭地爆開一兩星火花來。
尼羅背對門口的身軀緩緩轉了過來,目光帶著復雜的神色在兩個兒子的臉掃過,威嚴的表情中似有許多話要說,不過說出口的只是一句:
“你們先吃晚飯吧!”
“我想他們一定餓壞了。”里克多連忙把里凱和蓋亞叫到側廳的餐室內。
草草吃過這頓由不安和忐忑組成的晚餐后,兩個少年又被他們的老爹叫到了大廳里。
尼羅示意里凱坐在右首、蓋亞坐在他的左首。
尼羅忽然揮手示意侍立一旁的侍女們出去,只留下了管家里克多。
老人對著兩個兒子開口了:“這些年來,是否我太放縱你們了?”
一句話,道出了老人懷念、愧疚、后悔、期待的種種復雜心情。
里凱不知怎樣回答,只好沉默以對。蓋亞則唯兄長馬首是瞻,決定少開口為妙。
尼羅并沒有讓兩少年回答的意思,因這答案是擺在莊園所有人面前的。
尼羅又緩緩說道:“里凱,你也許聽說過。你們兄弟其實并不是我格羅烏斯家的血脈,里凱出生在戰場上,親生父母是誰恐怕沒有人知道,因為十五年前那場戰爭的勝利,我一直把你當作天神賜給我以及所有羅馬子民的禮物。再說蓋亞,你可知道為什么你的名字后面跟著的是‘利維尤斯’的姓氏?我告訴你吧,那才是你的父名!你是利維尤斯家的血脈。而你的父親,當年和我一起戰斗的利維尤斯,是死在自己人也就是元老院里敵視他的陰謀家的手上!”
兩個少年身體各自輕輕一震。里凱對這些事情早有聽聞,但流言從父親口中得到證實,還是讓他有些震動。蓋亞則是第一次聽到關于他們兄弟生世的來歷,心湖立時一石激起千層浪,驚開了層層漣漪。聽到最后一句,竟忍不住低哭出聲。
“我把你們視如已出地養育了十多年,我讓里克多傳授你們劍術和馬術,還請來希臘的老師給你們授課、每月給你們五六百個金阿斯自由分配、給你們不輸于其它貴族子女的生活……然而這些都是為了什么?難道就是為了得到一個成天狂飲爛醉的酒鬼?一個只會和娼妓廝混的浪蕩子?”
老爹尼羅一番痛心疾首的話,像一把錘子,一錘錘敲擊在兩個少年的心里。
兩個少年面色陣紅陣青,羞愧地低下了頭。
里克多有些不忍地插口道:“老爺,這不全是他們的錯。孩子們還小,他們今天這樣,我也該有一份責任。”
“不,里克多。你教導他們劍術完全盡責!只可恨這兩個紈绔子實在是無心向學!”尼羅的語氣越來越嚴厲起來。
“里凱,你的‘羅馬王道’劍術學到哪里了?”
里凱小聲答道:“第三式‘雷電交加’。”
“嘿嘿,這套劍法你已經學了三年了,真不愧是我的好兒子啊!”
尼羅說著激動起來:“如果是在當年和迦太基人的戰場上,我真認為你會是第一個被敵人割下腦袋的士兵!”
“不,父親。你錯了!”
里凱忽然說了一句反抗的話,話剛出口,一旁的里克多和蓋亞都驚得張大了口。
還沒等他們張開的嘴巴合攏,里凱繼續不停地說道:
“我也渴望戰斗,渴望建功立業,可是在這個羅馬王國君臨天下、一派和平的年代,我能做些什么呢?去哪里參軍打仗?我甚至連騎士也不是!我為什么成天喝酒,喝完酒找其它貴族男孩打架?正因為我對戰斗充滿渴望,我流著的也是戰士的血液!”
一番話自他稚嫩的口中說出來,卻充滿一種吶喊的意味。
里克多暗自后悔沒有及時阻止小里凱說出這些話,只見尼羅剎時愣住了,良久才說道:“好、好、好。”
連說了三個“好”字,尼羅又問道:“那你把我請來的教希臘語的老師打跑也是因為你那‘戰士的血液’嗎?”
接下來的里凱更是說出來了一段足以載進羅馬史冊的“宏論”
“父親,真正偉大的民族是不需要學習外語的,埃及人、巴比倫人、亞述人、波斯人、希臘人在各自的王朝時代都不需要學外語,為什么羅馬人需要學外語呢?”
大廳內瞬間安靜了。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問劍亞平寧TXT電子書下載
第五章 劍靈 返回書頁 第七章 挑燈試劍
买山东群英会赔了21万